首頁 > 島城隨感

海客談|還有多少監管漏洞需要打上補丁

2019.04.15 簡之

  對于危害老百姓舌尖安全的犯罪人員,應禁止或限制其重回食藥行業,這是我國法律對食藥涉罪人員從業開出的“最嚴禁止令”。然而,定海、普陀兩地檢察機關最近發現,禁令之下不乏“漏網之魚”。為此,兩地檢察機關向市場監管部門發出10份檢察建議書敦促依法履職(詳見4月6日《舟山晚報》報道)。法律規定形同虛設,市場監管城門失守,食品藥品安全難免讓人憂心忡忡。冰山一角已經顯現,還有多少監管漏洞需要打上補丁,這真需要法律嚴肅起來。

  監管漏洞不說不知道,說了真能嚇人一跳。四川籍男子王某原是定海某川菜館的大廚,兩三年前他因做了齷齪事而在業內聲名狼藉:將食客留下的殘羹冷炙加以過濾,從中“提煉”出“食用油”重復使用。前年,定海區人民法院以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,判處王某有期徒刑1年6個月。據《食品安全法》第135條規定,因食品安全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,終身不得從事食品生產經營管理工作,也不得擔任食品生產經營企業食品安全管理人員。但事實上,由于市場監管部門未對其執行相關禁令,王某出獄后很快又在一家餐館當起了大廚。幸好有人向檢方舉報,否則誰能保證“輕松闖關”的王某不會故伎重演?

  無需喬裝打扮,轉個身就能輕輕松松地重操舊業。假如這樣的“闖關者”屬于“打一槍換個地方”的“狡兔”,監管豈不是更加無從談起,而群眾的眼睛再雪亮又有何用?因此,就事論事地處理個案,公眾的安全感并不會油然而生,因為大家根本不知道還有多少漏洞需要逐一打上補丁。

  心平氣和地說,社會治理點多面廣,而執法監管的觸角又難以無窮延伸,難免存在盲區和漏洞,許多問題恐怕防不勝防而只能發現之后再解決。但這不應該成為監管失職的借口,哪些漏洞情有可原、哪些漏洞不可原諒,應該有清晰的法律判斷。比如,在當地犯過罪的骯臟廚師,監管部門就沒有理由說“不知道”,否則“守夜人”真就成了稻草人。而隨著網絡日趨發達、信息得以共享,精準把關完全可以變原先的“不可能”為現在的“可能”,即使案底在外地的前科人員同樣難以蒙混過關。只是,追究責任時需要考慮,聯網的責任可能在上級監管部門。

  還有多少監管漏洞需要打補丁,相關執法部門理當有自知之明,坐等群眾投訴、檢察建議本身就意味著失職,而就事論事地打補丁更難免掛一漏萬。看來,法律之劍既要向為非作歹的“壞人”開刀,又要向疏于執法的“自己人”開刀。“守夜人”如能忠于職守,安全監管就不至于漏洞百出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“刀刃向內”甚至更為重要。

黑帽SEO